《狄仁杰》不只是破案那么简单_热点关注_娱乐频道_新闻中心_博彩娱乐网站大全 - 博彩娱乐网站大全|澳门正规博彩十大网站|最新博彩大全首页
  > 新闻中心   > 娱乐频道   > 热点关注 > 正文

《狄仁杰》不只是破案那么简单

核心提示: 八年时间,徐克导演用三部《狄仁杰》系列电影为观众打开了一扇通往唐朝神探世界的大门,其中有历史、有悬疑、有奇案,更少不了徐克式的脑洞大开和视觉奇观。

八年时间,徐克导演用三部《狄仁杰》系列电影为观众打开了一扇通往唐朝神探世界的大门,其中有历史、有悬疑、有奇案,更少不了徐克式的脑洞大开和视觉奇观。有别于其他系列电影高开低走的规律,三部《狄仁杰》的口碑和票房一路高涨,最新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更赢得了“系列最佳”的好评。当被问到如何应对八年间观众口味的不断变化时,徐克导演告诉记者:“其实我一直抱着我是观众的角度。因为我很喜欢电影,也喜欢看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永远是观众。我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我就拍出来。我经常这样换位思考。”

《狄仁杰》藏着很多有趣发现

记者:您曾说过,狄仁杰是代表中国神探跻身于世界神探殿堂的,也希望全世界看到中国制造的精彩奇案。狄仁杰身上究竟有哪些特质吸引您创作了这一系列电影?

徐克:在创作《狄仁杰》的时候我们会遵循这么几点。首先,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其实很不足,科学在每个时代都告诉我们,有些东西是你不知道的。《狄仁杰》不只是破一些谋杀案,还会带给我们一种发现,发现在我们周边发生但是之前并不知晓的事情,这里面可能就藏有很多很有趣的可能性。比如《神都龙王》一直在讲“蛊”是一个怎样的概念,用“蛊”来讲这个故事,我觉得《狄仁杰》好玩的地方在这里。不管是《狄仁杰》系列的开始,还是将来这个系列的完结,我们都希望观众可以记得,原来有些东西是在《狄仁杰》里就出现过的。

另一个打动我的是《狄仁杰》对人格以及人性的解读。即使在那个遥远的年代里,有些人性的部分是不变的,是和我们当今的生活有联系的。其实电影不只是破案那么简单,在我们当下的环境里面,无论是在办公室也好,在学校也好,你在一个关系的圈子,影片中的人生经验,都能延伸大家的人生体验。《狄仁杰》的故事是要把对于权力的贪恋,对个人生命中的弱点,对一些恐惧感,对你追求的人生目的等等拉上关系。

另外,还要捕捉到历史年代的那种特别气质。唐代给人的感觉很时尚,我们现如今的思考方式跟他们的标准很不一样,也许就能给我们一个对比,唐代是这样想的,狄仁杰的世界里是这样想这个事情的,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又有哪些和他们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这些都是在创作中蛮有趣的地方。

记者:狄仁杰的世界肯定还会有后续,对于续集,您是不是已经开始构思了?

徐克:《狄仁杰》这个类型的电影有一个很奇怪的特点,就是你在想这个故事的时候,它会形成另一个模式,出现更多可能性。比如说,“四大天王”本来是“夺命盛宴”,我们开始创作“夺命盛宴”时,讲的是皇宫里面摆了一场博弈的盛宴,在这个盛宴上产生了案情,要由狄仁杰来破。当我们想这个盛宴的时候,就想出了这次的反派,这个反派就延伸成 “四大天王”的故事。到底将来有没有“夺命盛宴”呢?我相信还是有的。

我们看了很多系列电影,其实我们追求的不是每一部电影里那个让人想象不到的世界,而是我们希望看到这个人物在我们期待的故事里面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魅力。不是每一次都要让观众觉得很陌生,这种陌生感是不好的。我觉得让观众越来越熟悉这个人物,越来越喜欢他,这种感觉才很重要。

为什么狄仁杰也会有心魔

记者:“神都龙王案”之后,里面的角色已经有了很多的成长变化。狄仁杰跟刚进大理寺时相比,他的变化主要是什么?

徐克:其实也是赵又廷的变化吧。我刚认识赵又廷的时候,觉得他很低调、很收敛、很客气也很有礼貌,就是一个很完美的男性、绅士。可是在电影里的人物,哪怕是一个绅士也好,他要有一个爆发点,有他脆弱的一点,而且他也有失控的可能性,这个角色就会很好看。我讲过狄仁杰是一个完美的男性,可这是一个很有问题的说法,如果他很完美的话,他可能就很闷了。所以我们要看赵又廷演的狄仁杰,一定要让他有一些无法控制的可能性,让他在这个世界里面想办法去应付不可应付的东西。

记者:描写英雄弱点的方式有很多,这次为什么选择心病?

徐克:我想知道,狄仁杰对他的生命是怎么看的?他是否可以为了一个目的,完全不需要考虑牺牲自己?还是他怕死?当时我觉得狄仁杰会怕死,他怕死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觉得需要做到一个自己想做到的阶段后,才可以去死,可是他现在觉得不值得。他怎样想办法去维持自己生存下去的可能性?而这个可能性里要面对的挑战很大,因此我觉得要给狄仁杰一种别人没有的恐惧感。不是因为痛苦,也不是不舍得,就是他觉得他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完成,对于这样的消失,他自己觉得很不服气。

记者:赵又廷在演上一部时说很惶恐茫然,这次说放松自如很多,您感觉他有什么变化吗?

徐克:我觉得他这次的性格变得很不一样。因为他可能也经历过不同的生活,而且他拍的戏也多了,可能这次他对现场的氛围感觉比较放松一点。和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确实是不太一样,可是他的特点还是有保持的。他像是一个知识分子,而且他的长相和我心目中狄仁杰的长相是重合的。

每部《狄仁杰》都有一个奇观符号

记者:《狄仁杰》系列中有很多奇观的东西,是导演的想象,还是编剧的设计?

徐克:其实我们在开始谈《狄仁杰》的时候,就有讨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类型电影,它是一个侦探的,还是一个奇观加侦探的?或者说某种情况之下讲人性的,还是说在某种情况下又带出一种我们对历史的回看。其实到最后这些想法好像都加起来了。所以每部电影我们都相信它有一个符号,让观众做好区隔。第一部的符号肯定是通天浮屠嘛,第二部是“鳌皇”,那第三部就是“四大天王”。其实你仔细看我们的题目里都有符号,你会记得这是第几部。因为我们常常会觉得一个好的电影,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都是很清楚的东西。

记者:这一部里,怒目金刚和白猿两大奇观最为震撼,它们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徐克:其实我们都是从真实世界里找可能性。怒目金刚也是我们去庙里的时候看到很庞大的木雕金刚站在门口,很特别。如果他动起来会是怎么样的?我们故事里面的四大天王是庙里面的雕像,那个雕像中其实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这也是狄仁杰给尉迟真金留下来的一个线索,去把他要找的东西找到。可是如果只是四个雕像的话,我觉得四大天王的意义还不够。为了让《狄仁杰》的故事更生动刺激,给人某种很强烈的印象,我们就让怒目金刚出现在大理寺。其实怒目金刚原先的设计是出现在洛阳城中,在普通的民间生活的环境里出现庞大的怒目金刚,后来因为故事的情节有点长,我们就把这一段拿掉了,变成怒目金刚出现在大理寺。

还有一个是白猿,这个动物本来的设想是老虎,可是后来发现,老虎好像出现过,狮子也出现过,那我们来个白猿,来个猩猩。可也不完全是猩猩,是一个猴族的很特殊的状况。每一个很厉害的人都有一个他的神兽,这个神兽自然就是很有灵性的东西。

记者:这些想法,您是怎么构想出来的?是灵光一现吗?

徐克:这个很难解释。因为你说突然出来也不是,我觉得它已经存在在我们的潜意识里面了,只不过当你要用的时候它就会冒出来了。比如说那个白猿,我们开会总是有个镜头对着录我们讲话,我们的表情都录下来了。录下来的部分,就拿来套在电影需要的表情里面了。本报记者 李俐

    法律声明:博彩娱乐网站大全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博彩娱乐网站大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许文华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