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交通   > 交通民生 > 正文

春运,师傅带我开高铁

核心提示: 46岁的边万强,中等身材略显瘦削,开火车20多个年头了,技术业务能力“杠杠滴”。在他眼里最“宝贝”的东西有两样,一是火车头,二就是他那6个徒弟。

“王卓,春运首日,临开多交路线,咱漂亮地开车,准时准点回来!”“放心吧,师傅!”2月1日凌晨4点,冰天雪地的哈尔滨依旧笼罩在茫茫夜色中,位于哈尔滨西站的三棵树机务段动车运用车间派班室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老动车组司机边万强正对马上要“出乘”的徒弟王卓进行指导。5时15分,王卓驾驶着D7901次哈尔滨到齐齐哈尔的高铁驶离哈尔滨西站,驶向一路的漫天雪舞,驶进热情澎湃的春运大潮……

46岁的边万强,中等身材略显瘦削,开火车20多个年头了,技术业务能力“杠杠滴”。在他眼里最“宝贝”的东西有两样,一是火车头,二就是他那6个徒弟。

“边万强不但自己开上了高铁,在他的鼓励下,他把开内燃机车时的6个徒弟都引上‘道儿’,开上了高铁。”车间党总支书记吕双玉笑着介绍。

边万强思维敏捷、语速快。他说自己先后开过内燃机车、电力机车。2015年,边万强以43岁的“高龄”报名参加了动车组司机考试、并顺利通过,成为一名高铁司机。“我那几个徒弟都比我年龄小,都打电话恭喜我。我就各个做工作,给他们鼓劲儿,让他们来考!”从2016年开始,6个徒弟在两年里都考上了动车组驾照,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而师徒7人的故事也在这个单位成为“传奇”和大家学习的榜样。

徒弟孔繁龙说,理论考试时,师傅帮我们准备复习资料,画复习重点。练习时,像在内燃机车上一样,又狠又严。车间干部知道他们在开内燃机车时就是师徒关系,开高铁时也都把徒弟给边万强自己带。高铁速度高,标准化作业更为重要,为此边万强在带徒弟时更加严厉和苛刻。

徒弟王卓,外号“王大胆”,大个儿,喜欢打篮球。操纵高铁时,别人都小心翼翼,特别是对300公里的速度都有些恐惧感。他没有恐惧感,从原来的120公里到300公里的速度转变适应性特别强,但是人爱马虎。边万强就坐在旁边“死看死守”,遇到作业不标准,边万强就用不锈钢材料的“单双组牌”打王卓手背,一打一“激灵”。

刘权和王卓正相反,胆小。刚开始练习时,刘权坐在操纵台前,没等开车,脸上脖子上就都是汗。边万强手就搭在徒弟肩上,“别紧张,师傅头次开高铁也这样!”

单位在哈尔滨、家住齐齐哈尔,跑车是“哈齐高铁”,师徒7人都面对着“两头折腾”的工作现实,却没有人要求调离,没有人有怨言。在徒弟们眼里,能跟上师傅的脚步,成为一名高铁司机是他们的骄傲。

2018年春运,是师徒7人以高铁司机身份共同迎来的首个春运。他们信心满满,除了誓保旅客生命财产安全的职业操守,那份弥足珍贵的20年师徒情谊,更是他们风驰电掣在哈齐高铁上的动力。

    法律声明:博彩娱乐网站大全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博彩娱乐网站大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张伟峰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